<thead id="nj99f"></thead><cite id="nj99f"><strike id="nj99f"></strike></cite>
<thead id="nj99f"></thead><cite id="nj99f"></cite>
<thead id="nj99f"><dl id="nj99f"></dl></thead>
<var id="nj99f"><dl id="nj99f"><progress id="nj99f"></progress></dl></var>
<cite id="nj99f"></cite>
<cite id="nj99f"><strike id="nj99f"><thead id="nj99f"></thead></strike></cite>
<cite id="nj99f"><dl id="nj99f"></dl></cite>
<cite id="nj99f"><strike id="nj99f"><thead id="nj99f"></thead></strike></cite>
<cite id="nj99f"><strike id="nj99f"><thead id="nj99f"></thead></strike></cite>
<var id="nj99f"></var>
<cite id="nj99f"></cite>
股票代碼 002441

經濟復蘇下的自動化產業寒流依舊

前不久,《財富》公布了2019年世界500強排行榜,上榜企業營收和利潤相較去年同期有所增,或傳遞了經濟復蘇的信號。
有趣的是,歷經一年多的中美貿易戰后,榜單首次出現了中國大公司數量與美國并駕齊驅的歷史性變化。不知是否要感謝川普的鬧騰?
對比中美上榜企業,美國企業分布呈現出了后工業化發展階段的產業結構,而中國產業結構還處在工業化階段,差距仍舊存在。
我們的關注點在自動化產業,大家熟悉的GE、西門子、霍尼韋爾、三菱電機、ABB和施耐德電氣等依然位列榜單。
單從排名來看,自2017年以來,雖然上述自動化企業營業收入和利潤是增長的,但綜合排名卻處于小幅度下滑。這說明自動化企業的營收能力儼然落后于市場平均增長。
如果把時間線再往前拉長一些,整體的變化趨勢依然是下降的。
這或許與后工業化階段的市場特點有關。
伴隨著年中的到來,各家2019半年財報逐一公布,今年的數據可謂有人歡喜有人愁。近幾年來,竟只有一家企業保持了年凈利潤的連續增長。
整體來看,市場形勢不容樂觀,與世界500強整體的復蘇信號所有不同。

愁大于喜

無疑,工業革命始終伴隨著基礎科學的突破性發展而到來。
而近二三十年全世界基礎技術理論停滯不前,相應的自動化產業核心技術變化也不大,整體市場疲憊感是有目共睹的。
雖然巨頭通過吞并全球的優勢資源為自己構建了相對穩定的全球價值鏈,但市場的持續低迷在意料之中給大家帶來了不同力度的打擊。
尤其是今年的財報數據尤為明顯。
身陷困境的GE歷經多年的轉型后,今年首次出現曙光。GE上半年營業收入561億美元,比去年同期降低4%,依舊沒有走出近幾年的低迷態勢。但其凈利潤達37億美元,大幅增長974%,這是GE近幾年上半年利潤首次扭虧為盈。

金融分析師認為,GE目前仍處于重組摸黑狀態,局面仍未扭轉,若市場經濟再次出現衰退,GE或將再次面臨重創。

同樣受地緣政策和經濟影響,坐標歐洲的西門子雖然第三季度營收達到213億歐元,同比增長4%,但其利潤卻下降了6%。

作為主要業務來源,其數字業務在德國和意大利地區的利潤下降了兩位數,中國和美國的利潤下降了4%-5%。

整個上半年,西門子營收422億歐元,相較去年出現小幅上漲,但距離2015年前后的500多億歐元收入仍處于下滑階段。
霍尼韋爾2019上半年營收181億美元,同比去年下降15%;凈利潤30億美元,增長9%,其中,第二季度利潤增長22%,主要增長點在互聯軟件。
三菱電機2019年上半年總收入2.3億日元,凈收入1105億日元,均小幅下滑。其中,第二季度凈收入427億日元,同比下降10%。
一向財報表現沉穩的ABB今年讓人大跌眼鏡,其二季度凈收入6400萬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8億美元下降了91%,經營收入降低了83%。

整個上半年ABB營收140億美元,同比下降20%;凈利潤6億美元,同比下降52%。

凈利潤的下滑主要與機器人和離散自動化部門的低迷有關,以及7月以4.7億美元剝離了逆變器業務所帶來的財物損失。
此外,ABB新任首席執行官Bj?rn Rosengren將于2020年2月1日到位,此前為全球高科技工程集團山特維克的首席執行官。
施耐德電氣2019年上半年營業收入132億美元,增長7%;凈利潤10億美元,下降3%。其中,能效管理業務占總營收比例高達76%,同比增長7%,撐起了該公司的財報成績;而工業自動化業務在總營收占比中不到24%,同比增0.5%。值得一提的是,施耐德電氣是世界500強排行榜自動化領域中,唯一一家保持了全年凈利潤連續三年(2016-2018年)增長的企業。

其實,翻看近幾年的財報,大家的下滑是可以看到的。
這也是為何全球自動化巨頭紛紛大力調整公司結構,劍指數字化和智能化戰略的關鍵原因。
雖然根本的自動化技術沒變,但新興技術仍為市場帶來了新的驅動力。
與此同時,不難發現巨頭們多多少少將主要戰場放到了還沒有完全實現工業化的中國市場。
這形成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明明是工業化比歐美落后的中國,卻成為了新一輪工業革命的核心地帶,在數字化的探索上也號稱領先一步。
秒速赛车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