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nj99f"></thead><cite id="nj99f"><strike id="nj99f"></strike></cite>
<thead id="nj99f"></thead><cite id="nj99f"></cite>
<thead id="nj99f"><dl id="nj99f"></dl></thead>
<var id="nj99f"><dl id="nj99f"><progress id="nj99f"></progress></dl></var>
<cite id="nj99f"></cite>
<cite id="nj99f"><strike id="nj99f"><thead id="nj99f"></thead></strike></cite>
<cite id="nj99f"><dl id="nj99f"></dl></cite>
<cite id="nj99f"><strike id="nj99f"><thead id="nj99f"></thead></strike></cite>
<cite id="nj99f"><strike id="nj99f"><thead id="nj99f"></thead></strike></cite>
<var id="nj99f"></var>
<cite id="nj99f"></cite>
股票代碼 002441

扎心!沉睡的國產工業軟件能否被喚醒?

西門子公司斥資并購UGS、Innotec、LMS、CD-Adapco、Camstar、Mentor等諸多工業軟件,隨著收購的進行,西門子成為了僅次于 SAP 的歐洲第二大軟件公司,以及世界十大軟件供應商;

施耐德電氣也先后并購了INVENSYS、Aveva,并將施耐德電氣軟件部合并到Aveva,還控股了電氣設計軟件公司IGE+XAO;

羅克韋爾自動化也投資10億美元,參股PTC,共同推進工業物聯網應用;

法國工業軟件巨頭達索公司收購了美國醫療軟件公司Medidata、產品工程仿真軟件創新企業Exa、電磁(EM)和電子仿真技術領域的CST企業等等;

GE收購了知名供應鏈軟件開發商Shipxpress\云服務公司ServiceMax,人工智能初創公司Bit Stew Systems和Wise.io;

著名的測量設備制造企業??怂箍狄餐顿Y數十億美金,并購了MSC.Software、VERO、Q-DAS、SPRING TECHNOLOGY等CAD/CAM/CAE/質量管理和工廠仿真等領域的知名軟件廠商。

國外廠商并購如火如荼,國內廠商又是如何呢?

用友收購了以PLM見長的重慶邁特科技公司,還有英孚思為等;

金蝶則收購了PLM廠商普維科技、商祺軟件、北京開思、新亞賽邦、深圳歌利來、宏景科技等多家企業;

能科股份并購以PLM為核心,面向智能制造的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聯宏科技。

相比之下,在網上查到的國內工業軟件并購案,可以說是少之又少,也由此可見國產軟件生存艱難,工業軟件企業多處于“小而散”,缺乏并購的能力與條件。畢竟工業軟件的前期投入大、回報慢、經營成本高等問題突出,而且如果開發的軟件短期內難以融入其他硬件或平臺中,自然不會創造大量的業務收入,也會給企業整體收入增長帶來重大挑戰。

我們可以發現這些企業雖然都在向軟件轉型,但他們并非真正想變成軟件企業。單純的軟件并不能為他們帶來最客觀的利潤。但是在數字化的轉型過程中,軟件能力的提升不可或少。增強軟件能力,將軟件與硬件集成,才是創造利潤最大化的有效途徑。

全國最大的紙包裝設備生產企業——湖北京山輕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在與gongkong?小編的交流中,曾表示:對于機械制造企業來說,制造AGV小車非常容易,但如何調度、分配、管理工廠內的AGV小車,卻不容易,這需要軟件助力,但是國內AGV小車廠商做的好卻是鳳毛麟角。雖然很多企業都表示他們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但是和國外的物流廠商來說,還是有很大差距。盡管軟件的算法都差不多,但國內廠商相比之下,經驗不足是一大問題。

歐美引領軟件發展

有人說,并購是軟件行業版圖巨變的助推器,的確如此,本文開頭所列的國外企業軟件并購案例還只是冰山一腳,歐美軟件快速發展的原因除了工業化進程快、經驗豐富、人才儲備等方面外,并購也是他們快速成長的原因之一。

作為工業軟件的起源地,歐美也是工業軟件最大的市場,由于工業軟件在需求、知識、應用、數據等方面依賴工業體系,因此工業軟件巨頭多來自于制造業,例如 PLM 領域的達索和西門子。

從全球發展的態勢來看,美國擁有一批全球知名工業軟件企業,集成電路的工具幾乎全被美國企業壟斷,德國、法國等歐洲國家憑借深厚的工業積累,則在細分領域處于主導地位。

反觀中國,目前國內已經具備一定數量的工業軟件企業,國內企業在通用軟件市場中已得到充分成長,但在工業屬性更強的領域仍有待突破。

多以外資為主導

根據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化和軟件服務業司數據,上半年,我國軟件業完成軟件業務收入32836億元,同比增長15%,增速同比提高0.6%。從細分領域看,工業軟件、電子商務平臺服務、大數據服務等領域收入快速增長。其中,工業軟件保持較快增長。上半年,軟件產品實現收入9183億元,同比增長14.1%,占全行業收入比重的28%。其中,工業軟件產品實現收入844億元,同比增長19.8%。

2019年上半年軟件業務收入增長情況
目前,國內工業軟件市場正保持快速的增長,像嵌入式軟件、生產控制軟件、信息管理系統等在國內都已經得到了比較快速的發展,但是更為核心的工業軟件,例如仿真類軟件,國內目前還是有一定差距。以研發設計類的軟件為例,目前以多以外資企業還為主導。
  • 研發設計類:
從市場結構來看,研發設計類軟件中 PLM 和 CAD 軟件占比最高,分別為 29.7%和 27.0%。從市場競爭格局來看,達索系統占據最大市場份額 19.05%,研發設計類軟件是國內工業軟件最大軟肋,在研前 10 大公司中,國內公司僅有航天神軟和金航數碼兩家,占比分別為 12.3%和 7.8%。
  • 生產控制類:
從市場結構看,生產控制類軟件中 MES 和 DCS 軟件占比最高,分別為 29.0%和 23.1%。從市場競爭格局來看,西門子是絕對的市場龍頭,占比超過 23.7%,國內上市公司方面,寶信軟件憑借在鋼鐵行業龍頭地位,市場份額達到9.0%。
  • 信息管理類:
從市場結構看,信息管理類軟件類別更為豐富,市場更加分散, ERP 需求量最大,占比超過 27.8%。從市場競爭格局看,國內企業占據了大部 分市場,浪潮、用友、東軟占據市場前三,占比分別為 16.0%、11.4%、9.5%, 國外老牌廠商 SAP、Orcale 占比分別為 7.6%、6.5%。
嵌入式軟件:
從市場結構看,工業通信占據了最大市場,占比 42.5%。從市場競爭格局來看,華為是國內市場最大的嵌入式軟件制造商,占比達到 33.5%,中興占比也達到了10.6%,國內企業在嵌入式軟件上占據優勢。

國產化進程加快

根據相關機構發布的最新報告,2018年中國“工業軟件”市場份額:前十廠商中本土占半。從市場格局角度來看,華為位居2018年工業軟件市場的首位,西門子、國電南瑞、寶信軟件和ABB緊隨其后。

用友網絡和SAP得益于云端應用軟件的快速增長,在信息管理軟件相關市場的表現較好。和利時憑借在交通和離散制造等垂直行業應用領域的競爭力,躋身工業軟件市場前十。

當然,現在各個領域百花齊放,每個行業都有一些領軍的軟件企業,例如能科股份、東方國信、寶信軟件、漢得信息等。這些企業在推動軟件國產化的道路上,都具有較強產品力和研發能力。

工業軟件國產化是長期趨勢,雖然前十榜單上已經有過半中國企業,但總體來說,國內工業軟件在布局上還是表現為“管理軟件強、工程軟件弱,低端軟件多,高端軟件少”,造成國內制造企業在很多業務領域都長期依賴國外軟件。過度依賴國外工業軟件,意味著產業活動只能沿著國外的知識體系、技術路線、設計思想和管理經驗進行。

此外,國內工業軟件標準缺失、系統架構落后、集成能力不強,嚴重影響企業信息系統與業務的融合、IT與OT的融合。

同時,工業軟件使用過程中產生的大量工業數據和商業信息,這些數據一旦被竊取,將對企業甚至國家帶來嚴重損失。隨著“中興”、“華為”等先后受到“圍剿”,一系列事件在加速提醒我們:軟件必須國產化,自主才是硬道理!

可靠性是關鍵

“以簡為優”的思想——其背后的原因就是“簡單才容易想清楚,想清楚才可靠”。工業軟件中往往有90%以上的代碼與可靠性有關。從某種意義上說:不懂可靠性要求,就不懂工業。

正如加加集團信息部鄢總所說:目前,集團內大多數的硬件設備已經采用國產,但是軟件多數還是采用國外。國產軟件的缺點和bug還是很多,對于像他們這種快銷行業的產品來說,如果一旦出現問題,損失是無法想象的。但是從性價比和服務的角度來說,對國產軟件的需求還是很大,也希望有更多優秀的國產軟件廠商能夠推出滿足生產要求的自主可控的軟件。

工業軟件國產化對實現制造強國具有重要意義,希望未來中國能夠涌現出更多優秀的工業軟件廠商,為中國制造業發展貢獻寶貴的力量。

秒速赛车开奖平台